人戰領域           <自慢>神川義浪

關於部落格
希望這是一個人戰同好交流,心歷舒發的空間。
  • 2247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強者之風範,能者之品德,三千箴言獻予德川

  這次革新德淺的洗証事件在巴哈鬧的紛紛擾擾,讓我想到的是這二段古人之語, 古人的氣度,古人的英雄論, 其實認識我的人,包括夥伴,都知道我是無國籍論的,甚至夥伴在德川戰情告急之時, 找我推陣都被我婉拒了,因為一來我對國家存亡並沒有太大的在乎, 應該說我認為這只是個遊戲,我只玩我喜愛的部份而已, 二來就是我對推陣也是毫無興趣,上戰場還是只有人戰, 說我無情也好,無義也罷,熟識我的亦能了解我和認同,不熟識者,他人之眼光,也無從改變,      德川這個國家,三河這塊領土,對我來說真的毫無感情存在嗎, 其實說沒有事不可能的,至少我的朋友,我的夥伴,都是生長在這領土上, 也都曾經掛著這面旗,我也在這塊領土上,生產,發呆,用著他的御藏番、司市 領著他的家徽,點著他的修理師,吃著淡豆腐雪布丁, 應該說的是,因為有這些的夥伴和朋友,才有了對這塊土地的感情。 曾經是那泱泱大國,今日卻有如此的悲哀,實在看了不勝唏噓, 其實理智的人都明白,這只是遊戲,沒有什麼統治方針,導致國家的興衰, 單純的就只是玩家的去留而已,德川確實有許多的團隊的很多人因為私人事務而沒再繼續玩了, 虎落平陽被犬欺,這句話道出了無論是社會還是各個領域最現實與實在的無奈。   在我的眼中,心理分析著人內心深處的各種言語想法,以及言語內藏的思想人格裡, 在看待的這次的紛擾,甲方說著乙方洗証,並抓著傷口狂咬,乙方說甲方也洗証, 但並沒有做存證,其實在我眼裡,甲方有也好,乙方有也罷, 其實亦無所謂的對與錯,戰爭,敵對,在現實的人生裡,本來就是只存在著勝負, 在戰爭和敵視二種現實行動和精神觀念相反相對的形況下,怎樣的競爭方式, 也都是可以理解的,在乎的只是勝負之後,所存在的雅量和氣度而已, 在每個國家裡,無論是哪一國,都存在許多瑕疵,也都存在著許多嘴砲, 和喜愛不當言語之人,齋藤,武田,淺井有,德川亦有, 就像現實社會裡,無倫是哪個國家,白人,黑人,黃種人, 同樣的也只分為善人和惡人這樣的區別而已,這其中也亦無其他之分,國家,膚色之別了。       古人在那樣的征戰不斷,無安定日子的時空裡, 即使如何,還是存在著大義之道,在三國裡,無論是羅貫中小說筆下的劉玄德, 還是在正史裡所記載善用霸術,文采征戰雙全現實主義的曹操, 後人史家,都給予相當大的評價,兩者都是英雄,只是貫徹注意和才能不同而已, 以德和大義來講,玄德是個無話可說的英雄,因為他重情重義,無論是真實個性也好, 心理上高段的用人心戰術也罷,至少他做到了, 以現實派,用人用其優點,不計德性,自身簡樸,擅讀書,才能出眾,不以外人眼光為異 的曹操,且不論結果最後的勝負贏家和功績碩業多寡, 至少他們共通能做到的就是容人的器量,和自身言語的自制, 勝負之外,自身深其明白其中的緣由,在人的道義上,還是存在著一個要稱的上大人物 該有的德性,至少不會發生最基本言語的輕重制之。    何謂大國?  兵強馬壯,人才濟濟? 我說:難不在做大國,而難在做大國之氣, 難不在建立出一個大國,而難在豎立每個人有著大國的德行和風度, 難不在成為一個大國,難在無論士將到販夫走足,都有著大國該有的雅量, 我說:不要立志建大國,要立志做世之英雄,國中之德士,亦無國家大小強弱之別。        我有個上杉的朋友,是個生產大王,在他國家滅亡之時, 她說著,上杉滅了,他也不玩了, 誰知道這樣的話語,換來的是對方譏笑著,他不玩也好,讓其他生產達人能更好一點, 恕不知在爭戰四起的古代,對於俘虜都有惜人之將,愛人之才的風範氣度和義釋之雅量。       本週的樂司前十名內,被這個國家連環標下,用著譏諷的言語, 寫著慶祝上杉新居落成,而裡面的店員名稱,也用著這是紛爭的標題,來再次打壓對手, 其實本來我對這些事情毫無所知,也是看了好友的網站才知道的, 唯一感觸還是,這遊戲裡的人還是都是小孩子嗎,或著是,我該以我社會的解讀方式, 這就是人,這就是人性最醜陋和無能且無知的表現, 只是一個遊戲,在這裡的勝負,不但讓她得到無比的滿足,更能一絲不掛的赤裸裸表現出 他人格上的幼稚和道德思想短淺的醜陋, 這是勝者該有的風範嗎,今天如果說著和做著這些事情的人是德川家的人, 我也相同的感到可恥和無奈,因為,過程只是結果的(因), 勝負這個(果)也亦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人所剩的人格, 你可以再征戰當中,殘酷的殺死對手,你也可以在戰爭之際,痛擊對方的弱點, 你可以襲城,可以偷糧,因為這就是勝負存亡的競技, 但是在人格上的批評,毀謗,造謠,這就屬於個人之品行,也斷定了你是怎樣一個人物, 和怎樣等級的腳色了。        謠言止於智者這句話, 在現今的社會和普遍泛泛的人們裡,可能不存在, 巴哈是個是非之地,非常可以理解的, 在這樣的區域裡,亦沒有對與錯了,因為十人說你錯,即使你是對的, 最後也變成錯的,套句俗話,被口水淹也淹死了, 在這樣的地方裡,本亦無須再去爭論對與錯,一個智者,應該能很明瞭的去遠離那個地方, 無論你的出發點是怎樣的難過,想維護你想維護的東西, 但,都無意義,因為這世界存在的俗人,總是比傳誦真理之道的人,多上太多太多。        不管怎樣的糾紛,怎樣的事因,無論哪方,同樣的存在錯誤和缺失的部份, 唯一我看到的只是人云亦云,勝者沒有勝者的風範和氣度,敗者沒有檢討自己的省思, 這其中最可悲的還是人云亦云的悲哀。       撇開了是非,撇開了各種立場,在我遊戲的歲月裡,也受到了這片土地的照顧, 也接收到了這篇土地上的人的情感, 在於私人的部份,我只想你們說,非常的抱歉, 神川義浪對這土地沒有任何的貢獻,對你們沒有任何的幫忙, 上戰場也只有打人戰,從不投票,從不參予任何會議,甚至什麼敵對方針也是一無所知, 國家要滅了,我也沒有上去打仗,雖然我掛浪人旗, 但,我願意對你們承認我是個不及格的夥伴,在於追求事物之別上, 我只能說,對德川感到深深的虧欠,,三河這塊土地,培養了神川義浪, 但神川義浪沒有對這塊土地有任何的貢獻和盡之守護之責…。        倘若倘若有天德川能夠復甦起來, 我依然希望的不是要他能成為大國,而是有大國之氣, 大國的氣度和風範,至少不要有像這次司市的那種行為, 一句西洋諺語說:一個人能常感到自身羞愧的事情越多,就越值得尊敬,因為他時常在自省, 他有肚量去接受自身的錯誤和缺失, 又一句說:外在言語的打擊和是非勝負不是最重要的,因為許多事無法掌控在己, 重要的是培養自身的能力,和理智緘默容人的度量。             守己之德,守己之口,才是英雄的真正條件,  而非是浩浩眾士,豐功偉業,  為人處世該爭志不該爭氣,  待人接物,該論是非,而非論長短。 願德川家的每個人都能以此為鏡,也以彼方之短為戒, 爭氣亦無意義,該做的是以此為警剔,倘若在他日號角能再度響起之時, 戒以為之,做個大國該有的氣度標章。                        獻給這塊土地,亦獻給有這些人們的感情才有的三河情。       也獻給無論立場何方的人,只要是善慧者都一併你我共勉之。                              神川義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