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戰領域           <自慢>神川義浪
關於部落格
希望這是一個人戰同好交流,心歷舒發的空間。
  • 2247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風度這回事》

     其實回想起點滴,雖然我真的算有些封閉, 時常連自家的夥伴都很少交集, 但是回憶起每個夥伴的朋友的點滴,都讓我非常欣慰, 不管是以前我的好搭盪小林、自明王家的楓武、小威、阿卡, 日日、鬼多、流風霜、卡辣團的好朋友還有早期上杉家的一些夥伴, 在人戰的歲月裡,從來沒有在打輸後聽到什麼我方的人, 先開啟無俚頭的炮火, 尤其早期我和小林在搭檔時,我從來沒有聽過他在隊頻或是我們私下在討論時, 他批評任何對手如何如何, 他的反應就單純的只有檢討我們內部的搭配和協調而已, 在於人手不足的狀態, 他也願意犧牲自己的腳色, 開別人的鐵炮或是其他職業這樣的打, 再於這一點是令我非常欽佩還有讓我非常感觸和認同的, 雖然已隔了久遠的時光,但依晰我還是記的的非常清楚, 因為他跟我相同,追求的只是完美配合的演出, 對於是不是自己的腳色能擁有的光芒,他早已不在意了。 而在於這一點,或許現在的我都不見得做得到。  就如同楓武在以往我們組成的時光裡, 有許多時刻在落敗後我都頗生氣的,一直想說明我方那些不正確,那些錯誤等等, 但是楓武的反應最多是一二句簡單的回覆或是常給這個(0.0)表情, 不管是楓武,小威、霜、日日、鬼多,阿卡,還有現在自慢星的寶貝們, 我從來沒有在他們的口中聽到因為單純"輸",這回事, 而去對於對方有任何的批評和批判, 會有的也只是因為對方某些行為和言語的失當而生氣, 所敘述的一些回應而已。 這也是在於我在這回憶裡的時光點滴裡, 很欣慰的我有著這些朋友。 或許可能剛好大家年紀都相仿,都是六年級的, 大多都已出社會很久了,思想自然也是成熟許多, 就如同我常在遊戲中看到的一些人的言語,和字裡行間所散發出的味道, 就讓我感覺像工作中看的一些小弟小妹般, 你聽到了某些言語和看到了某些行為, 你反而不會氣憤,只或許會覺得有些好笑而已, 因為就是還小,無知而已, 喜歡表榜自己,展現自己, 也不會有想回應的想法, 人們在於不懂的時候,旁人或是長輩父母去述說在多也是沒有用處的, 因為所有事情的道理,都要讓時間來教導妳, 所有事物的感受,都要由自己體會後才能深刻的了解, 猶如今天你不自覺的傷害了別人的時候,你依然渾然不知, 等到同理的有天你也反諸受到同樣的傷害時, 你才會驀然的驚覺,原來過去是那樣的無知, 也是那麼的殘忍, 人若沒有在自身受到切身的痛楚時, 其實都跟野獸無異同,都是以不是己身就無所謂的想法, 就如同古人那句話般:人之異於禽獸者,幾稀。 有句話說著:雖然我不認同你的言論,但我誓死捍衛你的言論自由, 每個人都有表達自己想法的空間和自由, 有的是對於某些事物單純的表達他的觀感和想法, 有些是在禪述自己的理念, 有些是收到攻擊後所回應自己的看法還有捍衛自己的立場, 這其中都沒有對與錯, 因為都是在為了求著(是)這個字而表達和討論, 然而在諸多的各種起點因素中, 我還是認為(無地放矢)這項因素中所產生的言論是最要不得的, 它,單純的只為了反對而反對, 它,並沒有思考過各種立場和角度, 它,也沒有設身處地,以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觀點去修正自己的想法和言論。  為什麼我不喜歡批評別人? 因為就算因為跟某些人因為在某些地方因為對方的行為或是言語產生心理的不快時, 我常想著, 我認識他嗎? 我了解他嗎? 我甚至沒有跟他交談過,完全不了解他的脾氣個性, 完全不知道他的人格特質, 甚至連話都沒有交談過, 長的圓或是扁,完全一無所知, 在這些我都完全不了解的情況下, 我就從我的口中敘述了這個人的是與非, 是否不具同理心,是否完全無可以依據的條件, 是否完全沒有可以根據的論點起源, 那這樣是否太誇張了, 就如同一個科學家實驗了千百次後辛苦做的產品, 在被使用後的一些時間後, 被發現到了有一點的小瑕疵, 可能有些使用的人會說著: 好爛哦,騙錢的哦, 剛本沒什麼,亂做一通, 這種東西也敢拿來給人用等等, 但或許這個科學家再多等待一段時間的研究後, 就可以做出更完美的成品了, 這個不知道的或許裡, 他所受到的結果可能會是截然不同,天與地般的結果, 因為世人都只觀看結果, 多數都以己方的觀感和受益多寡的論點去延展出自己的想法和言論, 當今天若己身也有受益和分享到利益時, 所出來的言論也就會客觀些了, 這其中也還包含了吃人嘴軟拿人手短的心理層面,還有因為利益的授予或是結合, 所產生的潛意識的自我欺騙的正確所導向的是同樣聯盟的立場歸屬的判別, 但,然而抽出了有無利益和受益的角度後, 所產生的思考起點和思考起點所延伸出的想法看法以及最後的(言語), 會完全的截然不同, 什麼是現代普遍人們,在判斷是非二字和擇取立場角度的的準則, 其實多數的內心,都還是以普遍的利益問題作為考量。 在於其二,另一種的狀況, 就算它無利益和受益這二種考量外, 他所產生的思想起點和言論方向, 都還是以最偏差的角度去著點, 因為那種類型的潛意識是屬於見不得別人好,自我為中心等等, 只要跟我無關的,不好都是應該的, 超越我的,過於我的,都歸類為萬惡。 其實這樣的心理醜陋面, 在你我也都存在,只是多與寡, 和自己能修心去刪除掉多少而已, 因為人心在還沒洗煉之前,都屬於自私居多。 其實我還記的我跟寶貝們有說過這一類的話, 我其實無義要標榜正義, 我想要表明的還是一個同理心這樣的意義而已, 其實熟識我的應該都很清楚我算是很現實主義的人, 說出口的就會負責到底,做出來的就不會去後悔, 一但做了,也不會去管外在的風雨或是批評, 因為早已在我心中給予自己衡量和評秤過了, 敢做敢為是在我回首後觀看身為一個男孩子, 還有少許的驕傲, 既然身為了男人,他有著要背負許多重擔和責任的義務, 他以後將有著家庭,太太,孩子需要保護和維護, 我一向認為這樣使命的腳色,除了要學會最大的真諦忍耐二字之外, 也要有許多果決的敢做敢為的個性, 你除了要當好一個能吞下許多無奈的度量的人格外, 也要有著果斷和強悍的個性, 如果碰到了危汲自己身邊的人或是自己秉持的心中真理, 可以有著強力去跟所有人競爭甚至是心狠手辣的果斷應對, 在於工作領域我也確實是如此, 只是在其他時空裡,我想著洗滌自己的許多想法和多磨練自己的個性。 但因為這樣, 這才是所謂的男人, 這才是能走著自己想走的路,保護好自己要保護的東西的禁衛軍。 這其中不是在於言語或行為是對與否,或收益有多少, 只在於那些都是能讓我回首後,依然無愧於心, 不虧欠任何人, 我已滿足和自在了。   在於我自身就算碰到了爭議或是紛擾, 我依然只會做,所謂我該做的事情,說著所謂我該說的言語, 因為一個有智慧的男人, 他也相同必須的知道,他能承受的有多少, 他該盡的責任有多少, 他是否會因為要展現所謂自己的男人個性,而去波汲到他身旁最親近的人, 很多事情,許多的狀況, 在於你碰上了,觀察了之後, 就很清楚的了解,在去跟人爭執全然已無意義, 能夠也能同理觀看的敵人, 他反而是一個可敬的敵人, 在基本的言語行為,也必定是會維持在一個風度上, 在那個時刻,就真正的毋須在敘述什麼了, 倘若是個沒有水準的敵人, 在更無須再表達任何意見了, 因為我們任何人都無法改變別人的想法看法, 也無從去解套別人, 能做的只有解套自己而已, 別人的想法認定,那已經是個事實了,也無從改變, 就算怎樣的爭議,也只是浪費自己的力氣和口水而已, 倒不如做好自己,獨善其身, 反而是更有益處的, 畢竟若你一再的和這樣的人爭論, 也只是把你自己的脾氣個性顯露出來,如此而已, 我常說,每個人都有他的脾氣個性, 每個男人都有他所謂她台灣話語(氣魄)的那個部份, 要拿出那樣的東西,每個人都可以做到, 要展現自己的脾氣個性,輕而易舉, 但真正難的卻是如何能夠是時候的忍耐, 這尤其在與人發生衝突的當下, 在於所有的當下,每個人情緒都是在最高點的, 在於我自己在跟人有磨擦的時刻, 我會選擇不發表什麼意見,因為在那樣的當下只有引起更大的衝突, 卻毫無效果可言, 應該這樣說,爭執,爭吵,每個男人都會, 但懂得忍耐和退讓,卻是需要修養的, 這也才是我常認為是一個真正洗煉過的成熟男人。    然而所謂的風度, 就是在於你能設身處地,反諸為己的想法, 在於最基本的點: (若沒有危害到自己和週遭人的前提), 以設想對方的狀態,了解對方的立場和難處, 進而的去給予寬容和雅量的看法, 對於不知道的事物,不給予它你主觀的分數, 對於你並不了解的人,不給予他你主觀的歸類和評判, 這尤其是男人, 因為,男人是用一生來競爭, 但別人都卻只用眼睛來評判, 能多給予在這些時刻裡,修正自己觀看人事物的角度, 然後去看這個些人事物其他的優點, 在給予他一個真正所謂公平的看法, 這才是風度, 也是男人的風度, 雖然只是簡單的幾行字、幾句話, 但然而這世上能做到的有多少呢? 看我們每天的立法院就大概能(見微知著)了,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